上海暖和线教养育频道

叁七互娱黄小娴:反哺效应助力经典IP重唤重生

2岁宝宝的食谱:气体检测仪的运用和规律

2019年10月21日 07:33


  当旧的一年老去、新的一年赶来的时候,我的心中总有愿望。我盼望事事如意,也盼望给我所敬重的长者、亲朋以诚实的祝福。我常想,年关是不该缺少这诚实的祝福的,平时我们都极少通信、极少谋面,但我们却有年初的祝福相伴。于是我明白了年关是什么日子,年关是亲朋相互祝福的日子。
  我曾经在一篇关于选择贺卡的文章里提到,我特别害怕那种将温柔抛开而又不着边际的空话印满纸面的贺卡,比如“心儿悄悄地飞向你”,比如“启开这卡片的乐曲声愿人生的美丽与你同在”……机器里滚出来的句子总缺少具体的真诚,将它们寄至亲友好像不是祝福,反倒成了敷衍。有时你因了接到这样的卡,还会生出一丝尴尬。
  每逢年关我总是愿意亲手做些贺卡寄亲朋,哪怕做得再拙劣、再粗糙。
  羊年在即,我开始动手制作“羊”卡。它不过是一张对折起来巴掌大的白色卡纸,封面“印”了一个古写的“羊”字。这所谓的“印”,是用硬纸刻成一个“羊”字“漏板”,用棉花球蘸点红色绿色,把那字“厾厾厾”地厾在那个巴掌大的卡片纸上。里面留一片空白,预备我去写我要说的话。
  “羊”卡做成了,我便打算毫不畏缩地将它们寄给我要寄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即是冰心先生。
  在从前的数年里,每年我都会接到冰心先生的贺卡。我珍重这些贺卡,更珍重先生亲笔写在贺卡的话。话都不长,有的短到仅仅四个字:“铁凝,想你!”在我年年月月的生活中,几个字随时都在心中闪现。谁能言尽这话里有多少文学前辈对后来人的爱心呢。
  我将我的羊卡寄上,很快就收到了冰心先生给我的贺卡。我要说,这是一份令我意外且又欣喜之极的礼物:一张冰心先生的彩色近照。先生在照片的背面写道:
  铁凝:
  你真行!会写文章还会画画。这是我外孙陈钢照的相,他让我把它作为贺卡。我还好,什么时候再到北京来呢?匆祝新年好!
  冰心
  照片右下角还有“陈钢摄影”的印记,本是赵朴初先生的手记。
  这是一张拍摄得非常精美的头像,作者运用的微距和自然光,将冰心先生的面孔表现得真实而近切;一头细柔的银发梳向脑后,嘴唇却是少女般新鲜的淡红,皮肤呈现出历练了人生风雨之后的润泽。她微笑着,视线稍稍向上,仍是她那常用的宁静而又充满希望的目光,叫人觉得前面的生活总有无限的美好。
  我长久地注视照片上的冰心先生,她给予了我从未有地的温暖和明澄,向我展示了一种至美的境界。这境界早已战胜了岁月的销蚀,超越了年龄的限制,在这位年近91岁高龄的老人身上,焕发着无可比拟的生命魅力。
  我再一次想到:年关是什么日子呢?年关是所有成年人都惧怕的日子。因为我们又要添一岁,不知何时皱纹和白发将武装我们的头和脸。而我们的种种惧怕却又无时不在加速着我们的衰老,使我们不安。
  我再一次注视照片上的冰心先生,唯有这照片使我获得了即使在少男少女面前也未曾感染上的青春激情。照片上的您似乎在说些什么。您是说,为什么总为自己的年龄而不安?您是说,为什么不去坦然迎接每个年关之后那些新的美好呢?
  假如我曾经不安过,假如我的心境曾经比您的年龄还要苍老过,是您的微笑照耀了我的日子,您的微笑使我年轻。
  素材运用:
  是你的微笑,从遥远的他乡飞来,带给我温暖与明澄。
  是你的微笑,轻轻抚平了我深深的皱纹,让岁月止步。
  在你微笑的刹那间,金色的阳光斜斜地洒入我的心房,消融了一个冬天的冰冷与不安,春天就在这时悄悄走进了生命。
  微笑是人类最温暖的语言。
  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冰心先生的微笑。一个如此简单的面部表情放作者赋予了巨大的力量。生活中的许多细节在我们笔下还未接触过的角落里藏着,细心去感受,你也可以有别样的发现。
  话题拓展 微笑地迎接新年新年的贺卡

今天 
我又看到了你 
看到了你这双悲哀的眼睛 
眼光里满是惊恐和凄凉 
你奄奄一息的蜷缩在马路旁 
全身都是伤 
不住的颤抖 
悲哀地看着我 
昨天我看见你时 
也是在黄昏,也是在马路旁 
可还不像今天着样狼狈 
我把你放在屋顶上 
让你休息一会 
可为什么,今天 
我又看到了你 
捧着可怜的你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多想为你造一片森林 
那应该是你最美好的家园 
你可以在林中快乐地筑巢,鸣叫,生儿育女,歌唱春天 
我多想为你造一片森林 
那里有最新鲜的空气 
最自由的蓝天 
你可以无忧无碌地过日子 
我真想为你造一片森林 
可惜你死了 
再也听不到我的心声了 
你耷拉着脑袋,死了 
你死不瞑目 
嘴巴也微张不肯和上 
你想说什么 控诉人类用林立的大楼 
高耸的烟囱和高速公路,铁路 
破坏了你和你家人的生存环境吗 
还是埋怨上帝没有把你造就的更强大 
我多想为你造一片森林2岁宝宝的食谱(二十一) 
  第二天------------ 
  "什么?冰潇和冷一笑成亲?!"紫若涵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是啊,小雪这次可是被伤透了。"紫若轩说。 
  "哇,奇怪了,冰潇不是应该娶紫若雪吗?"大家议论纷纷。 
  "紫若雪,你完了。"冷一笑笑着想。 
  "就是啊,难道她们分手了?!"另外的人说。 
  (小雪不会写成亲过程…泪奔…。) 
  过程中: 
  "拜堂了!"大家说。 
  "…."冰潇犹豫着, 
  "冰潇!你给我出来!"慕英雨不顾淑女形象,大喊。 
  "你现在都不肯相信小雪?!" 
  "师姐,你怎么会知道。"若雪缓缓的说。 
  "刹天元老紫若雪?"幽州王想,"她不是自杀了吗?" 
  趁幽州王和冒牌冷一笑呆的时候,冰潇扯下礼服,匕首已经放在了幽都王和冒牌冷一笑的颈子上。 
  "幽都王,冒牌冷一笑,我从慕英华警戒我的那次开始,我就一直演到了现在,现在,你们要为我和雪儿的伤,付出代价!"冰潇说。 
  "潇…"若雪很惊奇。 
  "子午流柱!""烟风寒雨!" 
  (作者:妈呀,绝招啊!) 
  可怜的幽都王很凄惨的飞了出去,死了. 
  至于冷一笑,因为烟风寒雨是群体伤害,直接死亡…。 
  (作者:幽都王都那么容易打败? 
  紫若雪:那是因为…我们的绝招到顶级了… 
  作者:晕死! 
  "潇,原来你一直在演戏…."若雪很惊讶的说。 
  "雪儿,你不了解我的个性吗?"冰潇笑着走了过去,抱住了若雪。 
  此时,冰雪的世界, 
  已是阳光四射, 
  鲜花满地, 
  幸福之链的紫潇冰雪,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终于完结了…) 
  完

林芷琪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用手夹起那个小家伙,轻轻地放到左手上。小家伙的小眼睛黑溜溜的,嘴巴大大的,鼻子尖尖的,手脚都短短的,就像朱珠最爱吃的肉丸子。它揉揉眼睛,又看看四周,不禁皱起了眉头,大声叫着:“嘿,你这个小家伙,怎么这样无礼!让伟大的米佳的朋友在黑暗阴森的牢房里闷了这么久!” 
 林芷琪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说:“我不是什么小家伙,我已经十二岁了,还有,我的书包也不是牢房” 
 “肉丸子”跳了起来,不满地叫着:“十二岁,哼!我已经一百零三岁了!而且,你竟敢和米佳的朋友顶嘴,不可饶恕!” 
 “米佳的朋友?米佳是谁?你又是谁?”林芷琪疑惑不解地看着它。 
 “你这个小无知!”肉丸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无所不知的精灵多露。而我的主人,也就是我的朋友,是古尔威图国的女王米佳!” 
 多露嘴里又蹦出一个新词,古尔威图国。所以林芷琪又要发问了:“古尔威图国是什么?” 
 多露干脆蹦到了床上,它两手叉腰,生气地说道:“你连这都不知道!地球人就是这么无知!我来告诉你吧,古尔威图国,是著名的冒险国,是冒险者们的天堂!”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林芷琪手托下巴,若有所思地问。 
 “问到点子上了!你想知道吗?不过你肯定不知道,呵呵!是女王派我来的,古尔威图国遭遇了大灾难,据说只有找到三个地球上的孩子,破解黑魔的咒语,才能找到制服它的神器,拯救古尔威图国”多露这时显得特别高兴,蹦来跳去的。 
 “嗯,你说的老鼠鸦是什么?”林芷琪又问道。 
 “那个,是送我来的交通工具。好了,寻找另外两个孩子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不过,我也会帮助你的”多露打着哈欠说道。 
 林芷琪显得有些为难:“可是我的作业还没写完呢!” 
 多露摆了摆手,伸了伸懒腰,说:“没事,我可以睡上一觉了”说完,它翻了个身,就呼呼大睡起来。 
 林芷琪把书收拾好,就开始写作业。不知怎的,也许是因为多露的原因,作业很快就完成了。林芷琪兴奋地推醒多露,还大声叫道:“多露,多露!快起来!” 
 多露揉揉惺忪的双眼,懒洋洋地问道:“林芷琪,什么事啊?” 
 “我的作业写完了,快走吧!”林芷琪拎起了多露。 
 多露不耐烦地挣扎着,大喊道:“哎呀,我还要睡觉呢,干吗呀!” 
 林芷琪兴奋地说:“去找那两个孩子呀!” 
 多露这才睁开眼睛。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请看下集!2岁宝宝的食谱
  最短的言情小说:他死的那天,孩子出生了。
  最短的科幻小说:最后一个地球人坐在家里,突然门铃晌了。
  最短的武侠小说:高手被豆腐砸死了。
  最短的悬疑小说:生,死,生。
  最短的推理小说:他死了,一定曾经活过。
  最短的恐怖小说:惊醒,身边躺着自己的尸体。
  最短的黑帮小说:穿上马甲,别让人认出来。
  最短的纪实小说:此地,钱多,人傻,速来。
  最短的荒诞小说:有一个面包走在街上,它觉得自己很饿,就把自己吃了。
  最短的反腐小说:领导告诉下属,要提前(钱)申请。
  最短的哲理小说:“你应该嫁给我啦?”“不!”于是他俩又继续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最短的童话小说:癞哈蟆娶到天鹅喽!
  最短的寓言小说:蚂蚁累死了,蚁后还那么胖。
  
  责任编辑/王册

2岁宝宝的食谱:女性从不做度过产检到来长沙旅游时早产才知是副胞胎


  我没有看见你。
  一个风和日丽的夏天,一颗美丽十足的太阳安稳地掉在了马路边。它有一张疼痛的脸,目光虚浮,平淡无奇。大街上人流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来往不绝,没有人注意它。
  没错,它坠落了。从我头顶那湛蓝的天空内部,优雅而缓慢地飞了下来。我看见它迷人的孤度,一种恍惚而灿烂的声音充满我的头颅。这天早晨,我背着书包经过这颗安详的太阳旁边,发现它还没有死去。
  一个高大男人从旧巷子中走出来,对我说,走吧。我挽住他的一条胳膊,跟他往南方去。三点的下午,一阵含糊的风将马路旁鲜艳碧绿的桑叶吹下来,一簇一簇,飘过我的两瓣脸。人群不断地膨胀,我挽着这个英俊清冽的男子,要往南方去。
  停下吧,停下吧。我这样对他说。甚至,是哀求。
  “桑桑!桑桑!”
  我听到背后一阵过于尖细的声音,然后看到那个红发女子。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纳西蜡染长裙,一双狭长的眼睛里有妩媚的光泽。她说:“你是桑桑”她微笑,她的笑颜如梦似幻,倾国倾城。在许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这个闷燥的傍晚中红发女郎的这缕声音,细细的,像丝巾“我是Llsa,请叫我李飒,莉萨,或者丽莎”她动情地自我介绍,那一头极其浓密沉厚的红发在热的风里飘荡着,仿佛一只展开了双翅的火鸡。我把男人的一只胳臂挽得死紧,莉萨抓着我的另一只手,我们三个要到南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的小镇异常拥挤嘈杂。那拐着一条腿的老妇人、奔跑的孩子们,挎着菜篮子的女人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男人们面无表情地来去匆匆。在我的十七岁里,我还是没有看见你。我幻想着自己像莉萨一般涂上蜜色口红的样子,你说,我会是美丽的吗甲
  终于我们在天彻底黑掉的时候钻进了一家狭窄的面馆里,昏暗的黄色灯光倦倦地淌下来,每一张木桌子上都充满了丑陋的油渍,像人身体上的大块黄斑。我和莉萨并排坐着,他坐在我们对面。莉萨把自己的臂膊伸得老高,她朝老板说上酒上酒。男人把眼睛眯起来,他掏出一盒“中南海”来抽,一根接一根,烟气缭绕。他吸烟的声音是那么微弱,我却听得很清。
  莉萨握着我的手,她说桑桑你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我认识你。男人把烟圈从嘴巴里幔悠悠地吐出来,他用中指和食指夹着半截儿香烟,他说桑桑你是一只小动物,我也认识你。他就这样眯着眼睛向我讲述,那种微她的眼神里有难以言喻的深情,又有一种遥远的若即若离。他看着我,然后说走吧。可是我们还没有把酒喝完,莉萨指着它们皱起了眉头。他没说什么,只是俯下身子来看那壶黄酒,一阵发着柔软光芒的琥珀色氤氲成一团灼灼的幻境。他蛮横地一把将我拉过,拽着我跑出面馆,我们奔跑,速度那样快,我听见莉萨那越来越模糊的叫喊声,她喊,桑桑,桑桑。
  去哪里呢?我确实不知道我究竟要去往何处。男人抓着我像野豹一样矫捷地飞奔,贴着马路和高大的桑树,无数晃眼的霓虹不停地跌落。我咬紧嘴唇不敢说话,呼吸也更为艰难。我只是一只夜色里的海鸥,要飞起来。我在生命里和你相遇,也终于学会了一遍又一遍地走在这条街上,不让任何人发现。我拼命地跑,不,是飞翔,可是如果我冷,你会不会允许我停下。
  这时已是一九九九年的最后一天,冬季,我和莉萨住在学校附近的阁楼里。
  凌晨十二点,一朵又一朵的烟花开在阁楼木窗外的一小片所能看见的夜空“来,桑桑,我们下楼去,跟别人一样”苍白纤细的女声,像是冰凉的金属相互碰撞。她弯下身子来将醉红色的长靴穿好,就拉我径直往外走。
  我冻得瑟瑟发抖,潮冷的空气湿漉漉的,打湿了我的双眼和脸。万人空巷,众人欢悦地迎接着崭新的世纪,我却再也无法接受耳边溢满喧嚣的生活。挤过茫茫的人群,莉萨将我带进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为我要肉松面包,热的咖啡。她伏到我耳边小声说,桑桑,你是一个女孩子,你需要吃一点东西。我咬扁了插在热咖啡上的吸管,我在深夜里看见那颗充满青紫色疤痕的太阳,它睁大眼睛默默地看着我,我像是能听见它说话,它是一个迟暮已久的老人,在这深冬寒冷的夜里,我穿着这件单薄的缀了银色金属扣的裙子,听见他说,桑桑,你是属于南方夏天的孩子,这是前世你和我的约定。然后我真实地看见它的坠落,从那样高的苍穹,经过一些人和故事,就被重重的摔在马路边上,变成一潭水渍,疼痛地蒸发,消失。
  辞安,那颗来自我们生命内部的太阳,它死了。在那样一个大雪纷飞的严冬,大乌鸦凄烈地扯开喉咙叫着,它就那样缓慢地死去,那时它的唇边还浮着一丝艰难的笑容。可是我已经摸不到它的热量。
  辞安,部是我不好,在别人的喧哗和笑闹里,是我自己不敢停下来看一看昨天。
  莉萨走过来抱住我的身体,她趴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抓得那么紧。她说桑桑你醒醒,什么辞安宁那是什么?你醒醒,他只是一种幻象,他根本根本没有存在过!
  她的长发的颜色刺痛我的眼睛,那是一片美丽的深沉的火红色海藻,在每一个晴朗的日子,像梦一样,飘荡。
  莉萨,那么,那个在夏天拉着我逃跑,像野豹一样矫捷的男子是谁呢甲那个总是独自蹲在暗地的角落沉默地吸烟的男子是谁呢?是谁在木阁楼的窗台上种满大朵的葵花,是谁抓着我的手走过那条滚烫的夏日马路,要带我去南方,无论如何疲惫如何憔悴也倔强地不肯停下宁莉萨,那是辞安。是再也不会在我生命里出现的辞安。你看,我们每个人的缘分,就这样多,一旦将它用尽,就再也不会有。莉萨,这已是上帝对我们足够丰盛的恩赐。
  那个秋天凄艳的黄昏,我最后一次留在这幢租来的木阁楼。书桌上的几张打口CD被掰成两瓣,最心爱的书上有肮脏的指痕,昨夜没喝完的咖啡上浮满了一层灰白色的屑沫子,还有几支耗完油芯的笔,一切的旧物,散着时光熟稔的味道。我趴在一片狼藉里,用铅笔给她写信,我说,最亲爱的莉萨,有些情感是毒,不可触碰。否则它们会像金黄的刀子,让你的眼睛在光明里不断地剧痛。我说,莉萨,你无法挽留我。
  我留给她一只手工制作的巫毒娃娃,它被我用蓝色的棉线结实地包扎着,然后用细的金属绳子穿起来,挂在窗户高的地方,风吹过的肘候,它会自己轻轻地跳起舞来。新爱的Ljsa,莉萨,丽莎,或者李飒。不管你是谁,我都愿你像天使一样快乐。当你我之间的感情到达这样的深度,你便会明白它其中所隐匿的分量。你要知晓,那些会变的,都是不值得珍惜的东西。你要安好。
  离开的午后,我就那样看见辞安。他站在那么远的地方,高大,瘦削,黝黑。他停在那条火红色的马路边,穿着一身旧牛仔,手指间夹着那根“中南海”,他沉默地看着我,那种眼神仿佛有一种十分坚韧的穿透力,它们洁白而迅速地插进我的骨骼,咔嚓咔嚓,我像是快要断裂。
  我终于闭上眼睛跑开了,在2岁宝宝的食谱雨水滴答滴答地从屋檐上往下掉。一只全身煤黑的乌鸦一边呱呱地大声叫着,一边盘旋在林芷琪家的门口。林芷琪正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走回家,大书包里装满了今天要写的作业。 
 乌鸦停在了房顶上。它用粗粗的嗓子怪怪地叫了一声,然后睁大眼睛,饶有兴趣地望着林芷琪。不过林芷琪却没多大兴趣,作业实在太多了!最令她感到失望的是,连一向和善的科学老师这次也出了一个古怪的作业题目:利用所学过的知识,写一篇想象作文,写自己想发明但还没有发明出来的东西。 
 林芷琪记得当时自己很不满地皱起了眉头,嘴里还嘟哝着:“真是的,这么多作业,还要写作文。哼,要是出生在以前,不知有多好写呢!” 
 “就凭林大小姐这娇滴滴的模样,那么苦的日子,受得了吗?”朱珠笑嘻嘻地说道。 
 林芷琪狠狠地瞪了朱珠一眼。朱珠满不在乎地吐吐舌头。 
 哼,这只臭乌鸦,怎么也来烦我!准是朱珠那个可恶的丫头变的。林芷琪愤愤地想。自己可是瓜子脸,柳叶眉,小鼻子,樱桃小嘴,虽说头发短、个子高,泼辣直爽,总不能这样对待自己吧? 
 那只乌鸦突然兴奋地大叫一声,然后扑闪着翅膀飞走了。 
 “老鼠鸦,鸦老鼠,吱吱喳,喳吱吱!”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把林芷琪吓了一跳。 
 她上下左右找了半天,什么也没看见“这可怪了!”林芷琪嘀咕着。 
 “这可怪了!”那声音又响了起来,“哇,只有68分!68!68!” 
 天哪!林芷琪又吓了一跳,因为那……那68就……就是她的数学考试成绩啊!这下完蛋了!林芷琪暗暗叫苦。如果让老妈听到了,后果就是——竹片炒肉!更惨的是,还要写一篇长达450字的检讨书。 
 林芷琪战战兢兢地推了推门,推不动,没人在家。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大门被林芷琪用钥匙打开后,她赶紧关上门,一溜烟儿似的蹿到了卧室里。她打开书包,把书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倒在床上。让林芷琪感到吃惊的是,床上除了自己的书、作业本、文具盒,还有一个圆鼓鼓的、软绵绵的粉红色生物在数学课本上的数学试卷上蠕动着。 
 这个粉色生物到底是什么呢?请看下集!


  来短信了。刘洋翻开手机,屏上赫然显示:你不联系我,没关系,我联系你;你不思念我,没关系,我思念你。祝你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
  短信并没有落款,来信显示的是手机号码,没有姓名。
  显然,这个人不常联系。不管他,刘洋想。
  晚上关灯之前,刘洋突然就想起了白天手机短信的事。他告诉了妻子艳红。刘洋喃喃道:你说能是谁呢,要说不熟悉,语言又显得很亲密,要说是熟人,我又没存他的号码。
  你回复一条短信得了,敷衍一下,管他谁谁呢。艳红大大咧咧地说。
  刘洋是个认真的人,回不回短信无伤大雅,但到底是谁发来的短信,对刘洋来说,却真的是解不开的谜。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刘洋对办公室同事讲了这件事。讲完,刘洋让同事们帮忙回忆回忆,看那是谁的号码。最后当然是没有结果,号码很生,不像单位任何一位同事的电话。闹腾了半天,最后科长总结说,刘洋啊,有祝福就好,不见得非要刨根问底呀,吃了鸡蛋还非得知道是哪只母鸡下的吗?你也太较真了。
  不是他们想的那回事。刘洋想,即便是祝福,那也是别人送给他的恩惠,是人家的一片心意。
  这样一想,短信这件事就始终萦绕在刘洋心头。
  过了个把月,刘洋还是没弄清这号码是谁的。这期间刘洋也断断续续向其他朋友打听过这个号码。妻子艳红说,一个短信快把你弄成神经病了,是男人就拿起电话直接问呀。
  实在没有高招的刘洋索性就拨通了那个号吗。
  直接问“你是谁呀”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电话通了,竟然是一位女士。刘洋就拿出早准备好的热情的腔调:喂,你还好吧,这一阵忙啥呢?
  有啥可忙的呢,还不是老一套。电话里对方说。
  想拭探她的工作性质和单位,失败了。对方的声音也很陌生,听不出来是谁。
  刘洋又问,这几天你和哪些朋友在一起呀?我好久没和大家联系了呢。
  对方笑嘻嘻道:还不是那几个鬼呀,怎么,你要有空就过来和我们一起玩。
  刘洋唔唔地应着。末了,刘洋说常联系,就狼狈地挂断了电话。
  是谁呢,谁在关心我。试探不成,败下阵来的刘洋简直有点恼怒了,这么小的一件事都做不好。
  终于有一天,饱受短信困扰的刘洋想到了一个好法子。刘洋写好了一条短信给那个号码发了过去,大意是他想请客,让要好的朋友们聚一聚,到底都该请谁呢,让对方给拿个方案。
  这样一来,不但朋友们相聚了,对方是谁也知道了,不伤面子,两全其美。  十多分钟过后,对方来电了。
  女士在电话里说,刘洋你太热情了,感谢你的邀请,可是我们有规定,不能接受客户的吃请。顺便告诉你个事,二期楼盘下周开盘,有兴趣的话,请你和夫人届时前来售楼部……
  我晕。刘洋翻出这个储存了两个多月的号码,快速删除。
  晚上临睡,妻子艳红问刘洋,那个人到底是谁呀?
  刘洋一贯充满智慧而深邃的眸子里露出了遮掩不住的茫然,夹杂着些许失望。
  嗨,一个很远的朋友。素材运用:
  这则幽默小品讽刺地告诉我们,当有人开始关心你的时候,也许他是在关心你口袋里的人民币。
  话题拓展:遥远的朋友不贴你的心2岁宝宝的食谱亲爱的妈妈,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对您说,但是每次话一到口边,又被我咽了下去。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妈妈,您知道吗?每当提起您,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这首儿歌。这正是因为您那伟大的母爱。 
  您是否记得?在我一年级时,有一次考试,我考砸了。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忐忑不安地想:妈妈会不会打我?我该怎么对妈妈交代?回到家后,我把分数如实告诉您,让我出乎意料的是,您不但没有骂我,还给我做了分析,并鼓励我:“失败乃成功之母,只要你加倍努力,最后一定会取得胜利的”您这简单的一番话,却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启示,使我的成绩不断地在提高。 
  妈妈,我想对您说,您那伟大的母爱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人生的道路上,总是会遇到挫折的,但是只要勇敢地面对这一次次的挫折,就会取得成功。俗话说,阳光总在风雨后,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呢? 
  在我考试不好时,您总是在不断地鼓励我。在现实生活中,您也是让我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记得有一次,我到超市买零食,售货员多找了一元,我高兴地跑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了您,您却生气的对我厉声骂道:“走,我带你去还钱”当时我很是不解。 
  妈妈,我想对您说,我现在长大了,已经体会到了当时您叫我那样做的原因。您让我懂得:做人要诚实,善良,这样才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妈妈,我爱您!

2岁宝宝的食谱:小学叁年级日:煎蛋


  当旧的一年老去、新的一年赶来的时候,我的心中总有愿望。我盼望事事如意,也盼望给我所敬重的长者、亲朋以诚实的祝福。我常想,年关是不该缺少这诚实的祝福的,平时我们都极少通信、极少谋面,但我们却有年初的祝福相伴。于是我明白了年关是什么日子,年关是亲朋相互祝福的日子。
  我曾经在一篇关于选择贺卡的文章里提到,我特别害怕那种将温柔抛开而又不着边际的空话印满纸面的贺卡,比如“心儿悄悄地飞向你”,比如“启开这卡片的乐曲声愿人生的美丽与你同在”……机器里滚出来的句子总缺少具体的真诚,将它们寄至亲友好像不是祝福,反倒成了敷衍。有时你因了接到这样的卡,还会生出一丝尴尬。
  每逢年关我总是愿意亲手做些贺卡寄亲朋,哪怕做得再拙劣、再粗糙。
  羊年在即,我开始动手制作“羊”卡。它不过是一张对折起来巴掌大的白色卡纸,封面“印”了一个古写的“羊”字。这所谓的“印”,是用硬纸刻成一个“羊”字“漏板”,用棉花球蘸点红色绿色,把那字“厾厾厾”地厾在那个巴掌大的卡片纸上。里面留一片空白,预备我去写我要说的话。
  “羊”卡做成了,我便打算毫不畏缩地将它们寄给我要寄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即是冰心先生。
  在从前的数年里,每年我都会接到冰心先生的贺卡。我珍重这些贺卡,更珍重先生亲笔写在贺卡的话。话都不长,有的短到仅仅四个字:“铁凝,想你!”在我年年月月的生活中,几个字随时都在心中闪现。谁能言尽这话里有多少文学前辈对后来人的爱心呢。
  我将我的羊卡寄上,很快就收到了冰心先生给我的贺卡。我要说,这是一份令我意外且又欣喜之极的礼物:一张冰心先生的彩色近照。先生在照片的背面写道:
  铁凝:
  你真行!会写文章还会画画。这是我外孙陈钢照的相,他让我把它作为贺卡。我还好,什么时候再到北京来呢?匆祝新年好!
  冰心
  照片右下角还有“陈钢摄影”的印记,本是赵朴初先生的手记。
  这是一张拍摄得非常精美的头像,作者运用的微距和自然光,将冰心先生的面孔表现得真实而近切;一头细柔的银发梳向脑后,嘴唇却是少女般新鲜的淡红,皮肤呈现出历练了人生风雨之后的润泽。她微笑着,视线稍稍向上,仍是她那常用的宁静而又充满希望的目光,叫人觉得前面的生活总有无限的美好。
  我长久地注视照片上的冰心先生,她给予了我从未有地的温暖和明澄,向我展示了一种至美的境界。这境界早已战胜了岁月的销蚀,超越了年龄的限制,在这位年近91岁高龄的老人身上,焕发着无可比拟的生命魅力。
  我再一次想到:年关是什么日子呢?年关是所有成年人都惧怕的日子。因为我们又要添一岁,不知何时皱纹和白发将武装我们的头和脸。而我们的种种惧怕却又无时不在加速着我们的衰老,使我们不安。
  我再一次注视照片上的冰心先生,唯有这照片使我获得了即使在少男少女面前也未曾感染上的青春激情。照片上的您似乎在说些什么。您是说,为什么总为自己的年龄而不安?您是说,为什么不去坦然迎接每个年关之后那些新的美好呢?
  假如我曾经不安过,假如我的心境曾经比您的年龄还要苍老过,是您的微笑照耀了我的日子,您的微笑使我年轻。
  素材运用:
  是你的微笑,从遥远的他乡飞来,带给我温暖与明澄。
  是你的微笑,轻轻抚平了我深深的皱纹,让岁月止步。
  在你微笑的刹那间,金色的阳光斜斜地洒入我的心房,消融了一个冬天的冰冷与不安,春天就在这时悄悄走进了生命。
  微笑是人类最温暖的语言。
  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冰心先生的微笑。一个如此简单的面部表情放作者赋予了巨大的力量。生活中的许多细节在我们笔下还未接触过的角落里藏着,细心去感受,你也可以有别样的发现。
  话题拓展 微笑地迎接新年新年的贺卡2岁宝宝的食谱(十九) 
  "有了!"蓝梦欣一拍桌子。 
  "欣儿,有事你就说,别拍桌子,一会拍烂了。"蓝心白了一眼蓝梦欣。 
  "恩,既然冷一笑是假的,那么,我们可以找到真的冷一笑,真的冷一笑应该知道这些事吧?"蓝梦欣说。   "找?你一个人去找幽都王?我看哪,幽州王一个法术直接送你上西天了。"墨潇忆笑着说。 
  "墨,潇,忆!"蓝梦欣的表情变了。 
  惨了,蓝大小姐生气了。 
  "我的武功有那么差吗?记得某一次,你可是在战场上被我打败过3次的!"蓝梦欣说。 
  "说正经事吧。"蓝心说。 
  "哼!"两人一哼。 
  "我说,小欣,你那方法也…。也太…"蓝心哭笑不得。 
  "怎么了?"蓝梦欣问。 
  "真正的冷一笑被囚禁了,你到哪找啊?"蓝心说。 
  "对啊。"蓝梦欣恍然大物。 
  "等等,既然冷一笑陷害若雪元老,那么,我们就以牙还牙!"墨潇忆出点子。 
  "我晕,冒牌冷一笑天天跟在冰潇身边,你怎么办?"蓝梦欣反驳。 
  "也是。"墨潇忆想了想。 
  "以后再想方法吧,冰潇。你会后悔的!"若雪说。 
  "恩。"三人转身离去。 
  ------------------------------------------------------------------- 
  皇宫: 
  "皇上,您为什么要命令紫若轩,紫若雪,紫若涵杀我的儿子?!"南宫夫人楚冰清怒气冲冲的对皇上说。 
  "为什么?因为他抢夺民女,杀无辜!被抢的有:杨梅,苏琉,江雨珊!江浩雨也差点被杀!而且江雨珊因为不肯做南宫拓的妾,被他杀害,苏琉不从,他逼着苏琉,害得苏琉自杀!杨梅本来就是被你逼嫁给南宫拓,却被他的刺客杀害,还有,为了不让南宫天鸣知道,南宫拓还想杀人灭口?这不该死吗?楚冰清,你如果再来捣乱,朕就给你点惩罚!"皇上说完,离去。 

2岁宝宝的食谱:佰合花城二区|7月20日全新加以铰周年庆盛惠4890元/㎡宗但限当天


  曾有人说过:“年轻的时候,拼命想用‘加法’过日子,一旦步入中年以后,反而比较喜欢用‘减法’生活”
  这里所说的“加法”指的是,什么都想要多、要大、要好。譬如,钱赚得更多、换到更好的工作、职位升得更高、房子住得更大、车子开得更豪华等等。然而进入享乐中年之后,很多人反而会有一种迷惘的心情,花了半生的力气去追逐这些东西,表面上看来,该有的差不多都有了,可是,自己并没有变得更满足、更快乐。
  人生在不同的阶段,需要的东西自然会起变化。
  想想,每一个人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都是光着身子,两手空空地没有带来任何东西,那时候每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吃、喝、睡这少许几件事。
  等到年纪渐长,生活也开始变得复杂。除了一大堆的责任、义务必须承担之外,身边拥有的东西也开始多了起来。
  此后,我们更不断地买东西、要东西、找东西,拥有的家当愈来愈多,肩上扛的责任也愈来愈重。而那些从各处弄来的东西都是需要空间存放的,所以,需要的空间也愈来愈膨胀,当我们发现有了更多的空间时,立刻毫不迟疑地又塞进新的物品。当然,累积的责任、承诺以及所有要做的事,也不断地在增加。
  有一个有趣的比喻说:“我们所累积的东西,就好像是阿米巴变形虫分裂的过程一样,不停地制造、繁殖,从不曾间断”
  这些不断膨胀的物品、工作、责任、人际、财务,几乎占据了你全部的空间和时间。许多人每天忙着应付照顾这些事情,早已喘不过气,几乎耗掉半条命,每天甚至连吃饭、喝水、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也没有足够的空间活着。
  瞧瞧此光景,这就是你想要过的日子吗?拼命用“加法”的结果,就是把一个人逼到生活失调、精神濒临错乱的地步。是到了该用“减法”的时候了!
  这就好像一个人参加一趟旅行,带了太多的行李上路,在尚未到达目的地之前,就已经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去芜存菁,把那些多余的行李剔除。
  著名的心理大师容格曾经形容,一个人步入中年,就等于是走到了“人生的下午”,这是既可以回顾过去,又可以展望未来的阶段。
  容格指出,在下午的时候,就应该回头检查早上出发所带的东西,究竟还合不合用?有些东西是不是该丢弃了?
  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们不能照着上午的计划来过下午的人生,早晨美好的事物,到了傍晚可能就显得微不足道,早晨的真理,到了傍晚可能就已经变成谎言”
  或许你过去已成功地走过早晨,但是,当你用同样的方式走到下午,却发现生命变得不堪负荷时,这就是该丢东西的时候了。
  用“加法”不断地累积,已不再是游戏规则。用“减法”的意义,则在于重新评估、重新发现、重新安排、重新决定你的人生优先顺序。你会发现,在接下来的旅途中,因为用了“减法”,负担减轻,不再需要背负沉重的行李,你终于可以自由自在地开怀大笑了!
  
  素材运用:
  《南华经》上说“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我们赤条条地来到这个世上,也将赤条条地离去。人生就是一个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的过程,以求达到平衡。
  话题拓展:平衡 人生 法则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原到来乌龟也拥有此雕刻么生触动心酷爱的壹面,你见度过吗?,骁龙835移触动PC到来了衔接/续航片面破开格提升,实名曝光!阆中吧嗒检就中14批次产品合格,请慎重购置!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